您现在的位置:头等网 > 文学

实力坑夫:我认识的几个官员夫人

发布时间:2018-05-24 09:56 来源:山东政库   作者:聂作平  编辑: 
摘要 1、近日,严书记火了。四川一个论坛上,网友很有创造性地发明了一个词:盐酥鸡。严书记政声如何,廉洁与否,包括我在内的广大网民并不知情。他之所以成为众矢之的,在于他娶了一个实力坑夫的蠢老婆。事态如何发展,...

1、

近日,严书记火了。四川一个论坛上,网友很有创造性地发明了一个词:盐酥鸡。

严书记政声如何,廉洁与否,包括我在内的广大网民并不知情。他之所以成为众矢之的,在于他娶了一个实力坑夫的蠢老婆。事态如何发展,据说有关部门已介入,且静观。

我倒希望严书记能自证清白。毕竟,如果无意间牵一位官员出来,竟也不干净,对这个社会来说,无论如何不是好事。

这篇短文不准备深谈严夫人,而是想讲讲我认识的三个官员夫人或如夫人,我把她们定位为:蠢货娘们。

112(25]0[X8M]L0DK}45}KQ.jpg

2、

很多年前,我还是一根葱似的少年,在某镇上学,平时在政府食堂搭伙。食堂大师傅,退伍军人出身,据说当过排长,脾气之大和炒菜水平成反比。

大脾气的大师傅只鸟两个人,一书记,二镇长。哪怕副镇长副书记,他也给人脸色。但只要书记镇长一到,他原本一米八的个子,立即像被巨石压下去的弹簧,吃力地缩短到一米六五至一米七之间。恰好比两位领导矮半个头。

那时候,和我们这群学生娃一起,经常被他瞪了眼日妈捣娘乱骂的,还有一个刚从农校分来的技术员。技术员姿色平平,胸部却挺得像扣了两只海碗,我们这群刚刚发育的不良少年,给它取了个浑名:娱乐城。

大师傅于女色上却不十分要紧。我们看了又看想了还想的娱乐城,他竟从不正眼看一回。

有一次,技术员开会来晚了,大师傅坐在案前喝酒,她怯生生地连叫几声,大师傅头也不回。终于回头,却是张飞的怒喝:卖完球了,你还喊个锤子啊。伊只得含羞而去。

不久,大师傅对伊的态度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腰弯得仅次于面对书记镇长。我们这些学生娃不解何故,还猜测大师傅可能参观了伊的娱乐城呢。

某天,技术员来打饭,嫌菜咸,竟把一碗菜用力扔到墙角,大师傅脸上依然带着笑,像做错了事一般低着头,默默把摔烂的碗捡起来。

晚上,大师傅在门卫室和门卫老头喝高了,大师傅喃喃地说,你以为我是怕她啊?我是怕日她的人。她没啥了不起,可日她的人了不起啊。

我们才知道,书记成了娱乐城的主人。

3、

我曾在某公司上班,公司是市里某局直属单位。人不多,最牛逼的角色是局长夫人。

局长夫人和总经理有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打麻将。所以,公司里常有方城之戏。有时,中午陪客人吃了饭,局长夫人或是总经理兴致高了,一个说,下午就不上班了,打牌吧。另一个就说,好,每个人发两百块本钱。

然后,公司里的几个人便兴高采烈地组两桌麻将,兴高采烈地从出纳手里领两百块公款打麻将——当然,这已是二十多年前的往事了。现在,再蠢的领导也不会这么与民同乐的。

局长夫人和总经理还有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牌风不好,赢得输不得。输多了,脸色就不好看,就像和麻将有仇,一下接一下地在桌子上猛叩,吓得刚来的实习生小便失禁小耳失聪小眼失神。

局长夫人和总经理还还有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喝两杯。局长夫人要养颜,喝红酒;总经理北方大汉,最爱老郎酒。

就出事了。有天陪客人,虽说八个陪两个,却也把局长夫人和总经理喝得面若桃花。下午的牌局上,两朵桃花为一副牌,竟然从争论到争吵再到拍桌子。

换在平时,总经理再愤怒,也不敢得罪局长夫人;而局长夫人再蛮横,一般也还对总经理客气两分。但是,那天他们不都多喝了几杯革命小酒吗?

好不容易把两人拉开,局长夫人犹自伸出戴了好几枚戒指的手指着总经理,另一手叉了腰,浑身的肉都在有节奏地抖:某某,老娘不让你下课,老娘就不是人日出来的。总经理也勃然大怒:某某,XX局不是你们家的夫妻店,老子不得虚你。

第二天,局长突然光临。众人大惊,看报的停止看报,喝茶的停止喝茶,炒股的停止炒股。我正在写一首歌颂祖国和春天的诗,竟也中断了歌颂。都以为局长兴师问罪来了。

孰料,局长居然向总经理道歉。他恨恨地批评他的老婆,并请求总经理原谅。大家都很感动,在副总经理的带领下,大家犹豫了一下,纷纷鼓掌。

于是,局长又发表了一番演说,比如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为了革命的目标走到一起。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

那时我和总经理走得近。去厕所时,看左右无人,急忙掖好小鸡鸡,趋前对总经理表示祝贺。总经理却打了个长长的尿噤:小聂啊,你还年轻,你不懂人间的奥妙哦。

没多久,人间的奥妙就来了:新一年岗位竞聘中,总经理落选,派去郊区仓库当主任,管两个工人,白天一个,晚上一个。带头鼓掌的副总经理升任总经理。从那以后,我们公司的酒局和牌桌更加和谐,更加充满生机和活力。

4、

牛同学是我的同学。女的。长得还周正,在某校当老师。某年,局里的活动上,牛同学巧妙认识了局长。

很快,他们就进一步认识了,互相还研讨些生理卫生常识呢。牛同学是有心计的,她说她的肚子大了,而这是局长昼夜操劳的结果,并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精神,逼迫局长离了婚。

局长和牛同学闪电结婚。牛同学最不满的是,局长此前挣下的五六套房子以及明显超过他工资几十倍的存款,居然分了一半给前妻。为此,牛同学天天找局长闹,局长不理,她就去找局长前妻。两人在咖啡馆里由小声交流到怒目相向到互泼咖啡到民警出动。

最后,受重伤的是局长:局长前妻实在忍不下气,伊到纪委举报了局长。局长进了监,分给局长前妻和牛同学的房子与存款,悉数追回。

后来,牛同学抱着她的儿子,像祥林嫂一样逢人便说:早晓得那个鬼婆娘心那么硬,我就不会去找她了。早晓得……

5、

刘震云的小说《吃瓜时代的儿女们》中,也写了一个令人记忆深刻的官员夫人。那官员贵至副省,却在夫人和儿子的各种坑夫与坑爹下,到头来也身陷囹圄。可怜原本高高在上的贵夫人,竟沦落成街边小店里的暗娼,由于年长色衰,只好给客人口爆。

这自然是刘老师的小说家言。不过,细一想,其实也是在向包括书记夫人在内的夫人们当头棒喝:

就像大师傅说的那样,人们怕你,不是真的怕你,而是怕日你的那个人。其实也不是怕日你的那个人,而是怕日你的那个人手中的权力。一旦没有他的权力,你可能就什么都不是。

话丑理端,却也应了一句古话:妻贤夫少祸。夫人们哪,谨记吧。

关键词: 坑夫 官员夫人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头等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