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头等网 > 齐新汇在线 > 人士风采

【社员风采】裴文中:龙骨山上望“旧时”

发布时间:2020-01-16 10:19 来源:九三学社张店区基层委  编辑:何海丽 
摘要 裴文中(1904—1982),字明华,河北丰南人,九三学社社员,史前考古学家、古生物学家,我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第四纪哺乳动物和地层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学部...

裴文中(1904—1982),字明华,河北丰南人,九三学社社员,史前考古学家、古生物学家,我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第四纪哺乳动物和地层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

1.jpg

1904年1月19日,生于今河北唐山丰南县。1921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两年转入本科地质系。1927年,从北京大学地质系毕业。1929年起,主持周口店遗址的发掘。

一封划时代的电报

2.jpg

发现山顶洞人的山洞

一个冬日黄昏,在一处岩洞中,裴文中挖出了一块“著名的头盖骨”。他“像抱着一个婴儿似的”,回到办公室,发出了一封考古史上最为著名的电报:“顷得一头骨,极完整,颇似人。”

然而这位北京猿人发现者的经历,是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叙事作为开头的。“我在未赴周口店之时,有脊椎动物化石是什么,真是毫无所知……我第一次赴周口店之时,那是专门接洽食物而去的,接洽完毕之后,有一位工人带我到开掘化石的地方去看。他拣一个牙,说:‘这是鹿牙’,又拣起一根小骨化石,说:‘这是鸟骨’。我真有些害怕,工人都如此程度,我可怎么办?”

就在周口店遗址系统开掘后的第三年,山中工作的推进让裴文中颇有“鸡肋”之感。就在准备结束当年的发掘工作时,忽然发现了一个狭小的洞口,四周可以看到许多化石,这才决定延长几日。也就是在这个洞中,埋藏着北京猿人第一个完整的头盖骨。

3.jpg

裴文中手持北京人头盖骨化石

他让全世界的目光投向了龙骨山上的“北京人”。这项发现对研究世界古人类学有极重要价值。因为北京猿人头盖骨的发现,“直立人”这一古人类演化阶段得以确立,把人类旧石器时代向前推进了50万年。在接下来的两年内裴文中在周口店第1地点发现并采集用火痕迹,并从出土物和地层中辨识出石制品。

对裴文中而言,“北京人”只是他科学之路的起点。1930年,在北京人遗址顶部的山顶洞,又发现了山顶洞人。裴文中主持进行了发掘,获得大量有价值的化石及其文化遗物。裴文中提出周口店洞穴中那些锋利的石英片是北京猿人的工具,但遭到当时学术权威的质疑。他独辟蹊径,采用模拟实验和对人工打击和使用所产生的疤痕和自然破损痕迹进行显微观察与比较的方法,使得一项重大发现得到科学的论证,并最终被权威认可。裴文中这些开创性的工作使周口店成为人类演化的圣地。

中国旧石器考古学奠基人

4.jpg

1958年,裴文中(右一)在周口店第1地点参加发掘

按照裴文中自己的说法,初出茅庐的他是顶着被砸饭碗的风险在搞石器。他发现了当时人类开发该种石料的独特方法——“砸击技术”,这在中国考古文献中尚属首例,在世界上也具有开创性。裴文中对考古方法也进行改革和创新。1932年他主导了周口店发掘的第一次改革,采用探沟和打格分方相结合的方式。裴文中创建了当时考古发掘中最规范、最细致的规程,在以后的几十年中一直被遵循和效法。

1935年,裴文中赴法国巴黎大学留学。裴文中在巴黎进修和研究期间,又将石器的制作实验和人工与非人工标本的对比观察进一步推向系统和成熟。发现化石材料只是考古学研究的第一步,辨别真伪人工制品并找到合适的研究方法才是关键。回国后,先后在北京大学、燕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讲授史前考古学和从事考古学基础研究。

不盲从于权威,不以权威自视。

5.jpg

1979年,裴文中(左一)与张森水(右一)在贵州 

裴文中在发掘周口店山顶洞人地点时起,他便尝试提出了中国旧石器时代文化的早、中、晚三期演化模式。

直到1965年,他在《中国的旧石器时代》一文中,把北京猿人文化、蓝田猿人文化和匼河文化作为中国旧石器时代早期的代表,将丁村文化作为旧石器时代中期的代表,而将萨拉乌苏、水洞沟、山顶洞遗存作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代表,并增加了以“沙苑文化”为代表的“可能的中石器时代”。后虽有微调,但这一基本序列框架保留并沿用至今。

其间,裴文中一度把水洞沟和萨拉乌苏两个遗址的材料合并称为“河套文化”,并作为中期的代表,但后经亲自考察、深入研究,宣布取消“河套文化”的概念;他还曾把广西一些洞穴的石器遗存界定为“中石器时代”,后来发现了陶片,便改变了看法;他曾认为北京人的石器代表中国境内最原始的文化,但后来有了比北京人更古老的材料,他便放弃了原来的观点。

裴文中不盲从权威,也从不以权威自视。“错了就是错了”的科学态度,让后学们深感敬畏。

微光仍在

6.jpg

裴文中与张森水在办公室

先生独爱一句口头禅,“做事就得好好做”。这是裴文中一生所向,以至于裴文中的孩子在采访中坦陈:“父亲多数时候根本顾不上家。”

裴文中还积极投身于中国考古博物馆事业和专业领域人才培养工作。1946年他应聘为北京大学教授和中法大学兼职教授,他与梁思永、向达共同发起了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的创办工作。裴文中在工作中,对刚刚走上研究岗位的青年工作者总是悉心指教,言传身教,希望带领新一代考古学人在各个分支领域开拓进取,取得更大的成绩。

1952年11月,北大考古教研室成立,裴文中兼任教授,主讲史前考古学。他至死仍在为考古学科的发展奔走呼吁。1952—1955年,文化部社会文化事业管理局、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学联合在北大举办了4期考古人员训练班,班主任都是裴文中。1956年起,由裴文中和贾兰坡组织,古脊椎所又数度在周口店举办古人类—旧石器考古田野培训班。

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生物地学部首批学部委员。1963年,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古人类研究室主任。1979年,任北京自然博物馆馆长。用50年的时间,裴文中推开了一扇看似热闹实则冷清的门,默默奉献一生为中国中国旧石器考古学后来者奠基引路。

关键词: 裴文中 周口店遗址 北京人 沙苑文化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头等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

参政议政 POLITICAL AFFAIRS
人士风采 PERSONNEL MIEN
同心同行 HOT ACTIV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