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头等网 > 评论

通报孙小果案能否满足舆论之问

发布时间:2019-05-29 09:44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何丽 
摘要 近期云南省查处的孙小果案件,引发社会公众和媒体广泛关注。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28日向公众通报了孙小果案件办理进展情况,包括案件来源和办理进展、孙小果主要家庭成员情况、孙小果在监...

作者:老鹰

近期云南省查处的孙小果案件,引发社会公众和媒体广泛关注。云南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28日向公众通报了孙小果案件办理进展情况,包括案件来源和办理进展、孙小果主要家庭成员情况、孙小果在监狱服刑期间因实用新型专利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获取减刑情况、孙小果1994年犯强奸罪未被收监执行情况。(相关报道见A8版)

2bt1_b.jpg

漫画/陈彬

自从全国扫黑办将孙小果涉黑案列为重点案件,实行挂牌督办以来,所引发的关注度超过了很多人的想象。这既是因为孙小果作恶多端、种种违法犯罪行为令人发指却能“死里逃生”、华丽转身,令人十分费解,也是因为孙小果案此次被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这次将难逃法网,公众期待看到孙小果等人最后的下场。

舆论关注此案自然少不了疑问。在此前相关报道中,孙小果的生母、继父的身份已被披露,但其生父是谁?是最近一段时间舆论的最大追问。因为在很多人看来,仅凭其生母、继父的职位,似乎不足以支撑孙小果如此嚣张,也不足以让孙小果逃脱法律惩罚。而此次通报中披露了孙小果生父的情况——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

通报同时指出,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及孙小果案。这一通报结果应该说打消了舆论的最大疑问,因为其生父并非是位高权重的神秘人物,而只是某单位职工。而且,其生父二十几年前就已经病退了,不太可能充当孙小果作恶及逃脱法律惩罚的保护伞。另外,通报还披露了孙小果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相关信息,从这几位亲属原单位及职工身份来看,也不可能成为孙小果的后台。

从通报情况来看,孙小果的生母、继父在帮助孙小果立功减刑、取保候审过程中,勾结有关人员徇私枉法,发挥了关键性作用。也就是说,此前舆论对于孙小果发明“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专利的质疑,通报给出了答案,此发明果然不是出自孙小果。此前舆论追问哪些部门哪些人为孙小果“死里逃生”提供帮助,通告中也有交代,相关人员早已经受到相应处罚。

尽管此次通报回应了舆论关注的焦点问题,但并不意味着彻底打消了舆论质疑。比如,孙小果的继父,曾经的昆明五华区公安分局副局长,1998年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后来却东山再起,2004年升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其背后有没有靠山或后台,如果有,究竟是谁?再如,孙小果取保候审后又是谁出资或支持他经营多家夜店,帮其实现华丽转身的?

舆论对孙小果案的质疑,就是对公平、正义的追问,也是对这一轮扫黑除恶行动的期待。云南扫黑办能回应舆论关切,既是重视舆论监督、尊重公众知情权、保障公众监督权的重要体现,也是尊重事实、维护孙小果生父的声誉、拨开案件迷雾的重要之举,值得肯定。但是,此次通报并不能消除所有的舆论之问,期待随着调查的深入,有关方面能关注舆情,及时回应质疑。

当然,舆论也需要保持一些耐心。由于该案时间跨度长、案情重大复杂,办案部门要想彻底摸清案件细节、满足所有舆论之问,还需要一个过程。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在如今中央高度重视扫黑除恶、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舆论高度介入的语境下,孙小果不可能再次逃脱法律惩罚。

关键词: 孙小果案 死里逃生 徇私枉法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头等网立场。

如有版权异议,请点击查看免责声明